990991藏宝阁开奖记录

  • 周冬雨情商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河南纵火案6人身亡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女议员演讲时故意使用黑人口音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我和我的祖国演员都是零片酬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舍命产子"重病妻子离世 丈夫回应:医生所说不属实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冯提莫宣布暂停直播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管家婆四不像图片片

  • 上山游玩失联26天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香港市民痛批激进示威者搞乱香港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这届大人太难带了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LMS解说哭了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初五破五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高中老师飞踹学生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蓝月亮免费资料大全

  • 邱淑贞女儿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神仙银发大赛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太佛系被分手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王一博耍大牌被辟谣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为什么猫会被黄瓜或香蕉吓飞?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汪峰李荣浩抢人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2019开奖结果

  • 中国邮政与华为合作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珍贵影像:刘汉在庭上拼命甩锅,被马仔狂怼“是不是男人”?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中科院研究生被杀案今宣判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张柏芝疑似回应说谎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岳云鹏老婆辟谣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熊孩玩烟花爆窨井

    我国是一个海洋大国,海洋高端装备制造是国民经济和国防建设的重要支撑,也是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体现。山东烟台一家从修造小木船起步的海工企业,通过数十年的自力更生,特别是近10年,在消化吸收国际先进技术的同时不断自主创新,建造出目前世界最先进的半潜式石油钻井平台,跻身世界半潜式钻井平台建造第一阵营。在悠长的汽笛声中,“蓝鲸一号”缓缓驶离中集来福士的深水码头,再次踏上开往南海的征程,去执行新的海上油气钻探任务。这艘适应全球95%海域,工作水深3658米,钻深15250米,钻井效率全球第一的庞然大物渐行渐远,78岁的孙祖彩老人依然久久不愿离去。41年前,为了建造了新中国第一座坐底式海上钻井平台——胜利一号,孙祖彩跟众多工友从其他企业调到这里,开始艰苦创业。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我们当时叫脚踏荒滩、头顶蓝天、背靠荒山,啥都没有,船是个什么样都不知道,心里没底。尽管对海上钻井平台一无所知,工厂也是一穷二白,孙祖彩和他的工友们却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他们工作时间在现场挥汗如雨,休息时间就围坐在油田专家和外请的造船师傅身边学习。仅仅一年多时间,硬是把这个“从没见过”的大家伙给造了出来。实现中国海上坐底式石油钻井平台?零的突破。胜利一号建造参与者 孙祖彩:浅海只是一部分,真正的深海才是广阔的,(走向深海)这个理想我们(当时)是有的,但是我们没有实现。老一辈人带着走向深海的梦想渐次退休,但是,他们白手起家、自力更生的精神却悄然地传承了下来,钻井平台也从数十米的极浅海伸向数百米的近海,技术也从单纯的建造工厂,到逐步具备设计、建造、调试的海上平台总包能力。党的十八大强调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2013年8月,瞄准全球最高水平的蓝鲸一号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开工建造, 2016年9月,蓝鲸一号下水试航。预订的试航期内,侯立平和他的团队要对全平台的27000多个设备,以及由此组成的968个子系统进行测试。夜幕降临,侯立平要人为切断整个蓝鲸一 号的电力供应,进行“死船重启”测试。1、2、3,开始!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按照规范要求,海上钻井平台在任何状况下全船断电,都必须能在45秒中之内恢复动力。蓝鲸一号由水底的八个推进器相互作用锁定平台位置,保持稳定。推进器正常运转的前提是充足的电力供应。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如果不能及时提供动力,这个平台会漂移,整个钻杆甚至可能会拉断。尽管在码头上已经验证了无数次,但试航状态中的第一次试验就失败了,全船电力重启耗时65秒,超出规范20秒。侯立平召集他的团队以及船东、供应商一起查找失败原因、探讨解决办法。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他们都认为自己的设备能满足45秒启动的要求,不同意进行调整,但是规范要求的是全船整个系统在这个时间内恢复动力。面对这些强势的全球顶级海工设备供应商,侯立平和团队成员调集各个设备的监控数据,依靠多年的基础技术积累,查看曲线,分析报警点,准确判断出是一台主机在并车过程中反应速度过慢,导致整体延时,并要求供应商对参数进行调整优化。随后进行的第二次试验尽管还是失败,但耗时缩短了十秒钟。连续四个晚上,侯立平和团队成员一次次试验,一次次提出改进办法,一次次说服供应商,最终,“死船重启”按期试验成功!中集来福士调试部经理 侯立平:我的梦想,就是我们建造调试的平台能高效工作。2016年底,蓝鲸一号顺利入籍挪威船级社,2017年5月,远赴中国南海,承担可燃冰试采任务。试采期间,12级“苗柏”台风正面来袭,当租船单位出于安全考虑,提出中断试采时,曾经代表船级社,全程参与监督蓝鲸一号建造过程的外籍船长自信地告知所有工作人员,蓝鲸一号按照抗击十六级台风的标准设计建造,有足够的安全系数。事实也证明,十二级台风下,蓝鲸一号岿然不动,为中国首次开采可燃冰创造出连续开采时间、开采量两项世界纪录提供了坚实的装备保障。85后的年轻小伙程骋正在负责建造一艘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深海养殖工船。烟台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生产中心经理 程骋:这个船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其它国家都还没有做过的,适用于挪威北海的全世界最恶劣的海况,可以养殖1万吨三文鱼。中集来福士依托海洋工程平台的自主研发能力,开辟了海洋渔业装备设计建造的新战场。这条385米长的深水养殖工船,是他们在全球十五家海工企业的竞争中获得的订单。对于一直从事海上钻井平台建造的程骋来说,新任务充满挑战。蓝鲸一号蓝鲸二号生产经理 程骋:总书记鼓励我们,基础的、核心的东西是讨不来买不来的,要靠我们自力更生、自主创新来实现。我的梦想就是,别人能造的,我们要造到最好,别人不能造的,我们依然能造,树立中国的标准、全球的标杆。不仅在国际市场上纵横捭阖,中集来福士在国内市场也相继推出海洋牧场平台、深海养殖网箱,为烟台市滩涂、近海的渔业养殖走向深海恢复海洋生态提供装备支撑。与中集来福士一道,烟台的海工装备制造、海洋港口、海洋旅游、现代海洋渔业、海洋生物医药、海水淡化和综合利用六大产业,齐头并进。2018年主要海洋产业产值实现3814.1亿元,增长11.8%,实现海洋生产总值2241.1亿元,增长11.5%,烟台正按照“海洋经济更强,海洋环境更美,海洋管理更优”的目标破浪前行!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管家婆中网免费资料 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 开奖现场直播六彩开奖 香港管家婆开奖现场直播 扬红公式
香港马会网站 小鱼儿二站玄机资料精准 最最精准的特马网站 246天天免费资料大全 正版 246天天好彩免费料
香港蓝月亮免费资料 999007王中王开奖结果 4888333王中王 精准六合料四不像 王中王今晚开特结果